CONVERSE MADE BY田原“创作就是平静地制造疯狂”

61
淘宝188元礼包 淘宝优惠券 性感内衣 女装新品 一元抢好货

4-2-980-380

1

有趣的人,好像是黑中的一点光,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此刻坐在工作室地板上专注摆弄相机的

田原,便是如此。少时成名却不安于既得成绩的她,坦言自己如今已然是个镜头下的人。

对Converse而言,一味重复明星光环也着实太无趣了。于是在此次Converse与好朋友田原的零距离互动中,我们就把镜头交到她手中,让她来表达镜头背后最真的自己,以及创作中零散的心路历程。

她说,创作对我而言,就是平静地制造很疯狂的事情。

好吧,我们准备好收获一个私人化的田原了。

“现在,我更希望别人称我为导演”

123

这是最好的时刻,对田原来说。面前的她褪去了粉饰,不再为怎样起范儿而花心思,开始向内的探索,表达自己内心最初最真实的冲动。

和每一个创造力爆棚的人一样,田原的经历似乎每一步都在印证这点。12岁时的一张Smashing Pumpkins的唱片触动了她对音乐最敏锐的神经,开始迷恋美国乐队,开始逃课买唱片,16岁的时候有个乐队很喜欢她的声音,于是她加入了他们,组成了“跳房子”,于是他们出了第一张唱片,当时她还是个高中生。

不久之后便有导演邀请她来演戏,演了她的第一部电影《蝴蝶》,这部后来让文艺青年津津乐道的作品让她一不小心拿到了金像奖。一切顺理成章,走到了幕前。

之后她的演员路平坦顺畅,演了将近十几部电影,合作了很多优秀的导演,拿了一些奖。她的履历对照庸庸碌碌的普通人,显得格外惊心动魄,过往每一个身份似乎都是信手拈来,无往不利。

但她冷静地说,一开始我是很被动地被放到了镜头前,但在内心,从很小时候开始,我就想做一个导演。

田原的儿童时代,天天都在白日梦里度过。她说她常常失眠,所以半夜肆意发梦在脑子里编故事,演电影,然后安排林林总总的细节,把它们导演出来。

后来成为了演员,却始终不曾安分地去完成这个职业,现在想来,无论是做音乐、演戏、还是写作,她似乎都不安于这些独立地身份。最终,她发现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在导演这个职业里融合起来。

一切蓄势待发,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去年田原成立了她的工作室“猫田”,带着一班为创作抛头颅洒热血的年轻人,真正往导演的路途进发。她并不是说说玩玩,在用数部微电影试水之后,2013年由她亲自指导的首部长片《水之彼方》应孕而生。

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个完全为灵光乍现的想法而活的女孩,那可能就太过片面了。当我们询问为何《Fight Club》的导演大卫芬奇是对她最有影响的导演时,她的回答是,“除了把感情完全释放之外,注重技巧,利用非常精确的方式表达自己想拍的内容,这一点影响颇深。”

她并不是玩票,她真的有在逐步接近她的梦。

“但我会喜欢一些奇怪的东西,甚至另类和边缘”

田原真的是个很妙的人。

少时成名,戴着这么多独立又酷的头衔,私底下却是平和安静的状态。但真正了解她的人会发现,她把天马行空怪力乱神的疯狂点子,都用到了她的导演作品里去。

“做演员的时候,在镜头前的表演是根据他人的指令,现在在监视器后面,才是真正的我。”

双面性在田原身上也显露无疑。我们看到的她,平和,几乎不怎么热情,很难与一切外在疯狂联系起来,但从她的喜好和导演作品中,却不难发现一些古怪、甚至边缘。

田原说她小时候看过很多Diane Arbus拍摄的照片,这位美国新纪实摄影标杆式的人物,对社会主流人物和边缘人物在视觉上做了最深刻的探索。他会从一个客观的角度去记录这些与他生活相去甚远的个体,他拍畸形人,拍被主流社会遗忘的群体,这一切给少时的田原带去庞大的冲击和感动。

我的内心有点黑暗的,她说完,笑了笑。

“创造,是个既近又远的词”

345

456

从踩着Converse上台唱了第一首歌,田原的创造之路从未中断。当问道创造对她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她给到了一个直接干脆的答案:

“拍电影对我来说就是创造。”

田原觉得自己很幸运。并非每个人都会认真思考创造这件事,也并非都有成功实践的可能,但她找到了,并且正在进行。

看起来瘦弱的她,却是个十足的实干派,经常肩扛机器,踩着脚上这双Converse,和她的摄影师两个人一起出去拍片。创造的过程中有了工作室这些伙伴,让她慢慢完成了这个身份的转换。

电影的魅力在于,你好像上帝一般,可以随机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和观念。一个虚构的事件逐步建设成型,然后试图把它变成真的,让观众也认为它是真的。

在田原眼里,导演就是这样一个创造的事。

“人活一生下来,总要有些内心的东西”

789

每到此时,Converse总要问一问,这些似乎拥有不竭创造力的年轻人,在他们眼中,”MADE BY YOU”意味着什么。田原却绕开了向内的描述,告诉了我们一些真实的困境。

“我觉得人的一生都必须要有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可能每个人都需要工作都需要维持正常的生活,你可能要做很多别人要求你做的事情,但我觉得活一生下来总要有一些内心的东西,你需要用时间和努力,抵抗很多压力去完成这个事。”

目前身为导演的田原,也道出了起步时的艰难。周围对她身份的不认同,以及作为女性的工作障碍。

田原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捕捉内心的东西。她喜欢在旅行的时候拍照,因为很大程度上,灵感来源于旅行。总呆在一个地方会让她封闭起来。她渴望用一切影像来表达,肉眼忽略的表象。

最后,用田原钟爱的摄影师Diane Arbus的一句话作为结尾也许再合适不过:

A photograph is a secret about a secret. The more it tells you the less you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