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戈尼设计师 – 迷你系列创作过程

  来源:张伟真

对美的执着,时装设计师的自我表白 x 张伟真

当你看到一件爱不释手的衣服,是否会对它的创作过程感到好奇?一件衣服从无到有,从创意到实践历经数道工序。设计出有灵魂的作品不仅是既定的生产过程,更传达了设计师的专注、技艺和对完美的追求。设计师独具匠心的创作,让衣服不只是布料。

时装设计师/专业版师张伟真(Weichen Chang),曾以高于满分的成绩拿到米兰公会版师执照,在杰尼亚集团的女装品牌Agnona担任过特殊版型开发师,现任马兰戈尼上海校区讲师。在这里你会听到她亲诉设计师/版师的养成之路,见证一个迷你系列的诞生过程。

远赴米兰求学,全因对美的执着及对衣服的痴迷

大学主修观光管理,后来会念设计纯粹是因为对美的执着 。很重视衣服的质量与细节,对服装的喜爱只能用痴迷来形容!小时候很喜欢改造对象,有时间就会动手做东西,甚至会解构衣服再试图复原。

大学毕业后逐渐对时装设计产生浓厚的兴趣,某天突然有个念头闪过: 「累也要累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于是兴起转换跑道的念头。相较于高级订制服,高级成衣更吸引我,所以最后选择去米兰念时装设计,人生的轨迹由此全然改变。

多元文化的碰撞, 从设计师到版师的转变

在意大利求学的日子,让我的视野和看法更加开放多元,在保有自己文化的同时结合其他文化,逐渐蜕变成更成熟的设计师。曾在Giorgio Armani工作,教龄超过20年的制版老师Mario Braghieri说的一句话:「妳很有天赋」是我从设计师走向版师的关键。

可能很多人好奇,版师的工作是什么?版师除了精准分析设计稿,最重要是能改善服装结构的问题。如果把设计师比喻为建筑设计师,那制版师就像是建筑工程师,把设计概念与创作变成具体的产品。

从一位设计师变成版师,从版师的角度切入做设计,比起颜色的碰撞,我对廓形与结构上的突破更感兴趣。我很喜欢自己扮演的双重角色。

机会与挑战并存,要有将自己归零的决心

毕业前4个月,接到Agnona的工作邀约。这个节骨眼,是用心准备大秀还是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最后虽因学校无法开具实习证明擦身而过,但毕业秀带来了更多面试机会,我也以高于满分的考试成绩拿到米兰公会版师执照。印象很深刻,跟学校讨论面试安排时突然收到通知「Ermenegildo Zegna要跟妳签约」,正是4个月前错过的Agnona, 于是我高兴地答应了!

顺遂的求学过程让我养成优越感,直到开始工作才意识到之前只是基础。刚开始两周压力很大,记得主管看到样衣,脸色不悦地说:「车这么慢还不准确,一条线多车了0.1公分,十条加起来就小一个号了,这种样衣我没法看!」

这番话令我颇受打击,于是决心放低姿态,将自己归零。自此之后,我每天提早到公司跟裁缝阿姨聊天,请教缝纫技巧,顺便练习意大利语。因为主管的要求完美与坚持才能做出完美的衣服,也造就我更好的工作能力。

突如其来的变故,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当我工作渐入佳境,突然传来家里的变故,妈妈的健康出现状况。原本想到巴黎继续发展的计划喊卡。我很快向公司提出辞呈,一周后飞回台湾。多年的努力与付出画上句点,心里五味杂陈,非常不舍。但家人是最重要的,这个时刻我应该成为他们的支柱!

回国后因缘际会来到上海,进入马兰戈尼上海校区担任讲师。希望透过培养专业人才,改善亚洲时尚环境。任何角色都是一种学习,学生提出的问题也能促进我深入思考,并探究更简单易懂的教学方式,对我自己也有很大的提升。

灵感源于生活,我的迷你系列诞生记

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有很多能激发灵感的人事物,但如果没有具体实现,这些想法与感动就会被淡忘。出于这份考虑,有了做迷你系列的想法, 既是对自己生活的记录,也希望能够用这份激情或感动触动其他人。

这个迷你系列的灵感来自都市也来自游牧部落。都市里的人习惯隐藏自己,盯着屏幕戴起面具进行交流时,藏起了自己的心。时间的流逝和现实的考验,有时残酷地让我们忘记初衷,甚至忘了最简单的笑容,我们成了都市里失去草原的游牧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