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ara Larsson一起在旅游大巴上

  来源:N/A

Zara Larsson 是一位瑞典明星,虽然年轻但颇有主见,她将向我们倾诉什么事会让她感到紧张、为什么她身边是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团队——以及跟Justin Bieber的绯闻内幕。

一辆银色的旅游大巴停在华府的 9:30 Club门口,车上的百叶窗全都拉了下来。 这是一家颇具传奇色彩的俱乐部,开业至今已有35年了,世界上最有名的乐队和艺人——其中包括涅槃乐队、Adele 和 Justin Timberlake——都光顾过这里。 刚到下午,一群十几岁的粉丝正坐在俱乐部外的路边,背靠着砖墙,光腿上盖着毯子。 我们敲了几下大巴的门,百叶窗拉了起来,然后,Zara Larsson的巡演经理让我们上了车。

Zara累坏了。 她的北美巡演刚过半程,而且她刚刚回到大巴上——这是她临时的家——之前她刚去拜访过市区里的一家儿童医院。“在车上我根本睡不着觉,”她躺在一张棕色的皮沙发上说道,“但打几个小盹儿还是挺管用的!”

横跨北美大陆的旅程历时已经一个多月了,一路上她与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团队相伴而行。 Zara Larsson是一个典型的有主见的女权主义者,她喜欢和坚强的女性交往。

“老实讲,我一开始并没有计划或者要求这次巡演的团队只能要女性,这只是个巧合吧。 跟我一起工作的大多数都是女性,对此我也很习以为常,但我当然也可以跟男人一起共事,”她说。

几年前,我还在演唱会外等着看自己的偶像。

ZARA LARSSON

这是一次小型且短期的巡演,英国的电子乐团Clean Bandit也参与了进来。

对于Zara来说这只是她事业的开端,对于自己在音乐上的目标与野心她毫不讳言。

“世界上最好的舞者在为我伴舞,我喜欢跟她们在一起,所以我从未感到过孤独。 当然,我还是会想念亲朋好友,但现在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巡演其实根本不复杂,一切按计划行事就行了。”

她揉了揉眼睛,摆脱了睡意,在一片粉丝欢呼声中走出了大巴。 她拥抱粉丝、和粉丝一起拍照,收到一封手写的信后她承诺稍后会阅读。“有信我就会读! 如果有地址的话,我会把签名或专辑发过去。”她称赞自己的粉丝们,讲述粉丝们对自己的重大意义。

“这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一进俱乐部她就这么说,“几年前,我还在演唱会外等着见自己的偶像呢,而现在,大家都像我以前喜欢其他乐队和艺人一样喜欢我,”她说道,手里拿着的手机上贴着Nicki Minaj、Rihanna还有Beyoncé的照片。

虽然Zara Larsson在国际范围内获得知名度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但她从一名年轻的瑞典流行明星到世界巨星的蜕变可用一飞冲天来形容。 她的音乐在网上已经获得20亿次的累计播放量,而且,无论你身处何地,你一定都听过她的一首(或全部)大热单曲 《Lush Life》、 《Never Forget You》、 《I Would Like》 或者 《Ain’t My Fault》。 尽管近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几乎已经成为一名超级巨星了,但旅途中的生活可跟华丽一点儿都扯不上关系。 她没有发型师、没有化妆师,而且只能睡在上下铺里。

你的国际推广活动的目标是什么?
“变得超级有名,”她边笑边说,“(其实并)没有啦。我们的目标是吸引尽可能多的人来听我的单曲、看我的演唱会并且串流我的专辑。如果我的音乐的听众群体能达到这样广泛的规模,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做体育场巡演、赢几座格莱美,拥有几首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的歌曲了。”

一两年内,你会在美国的体育场里开演唱会吗?
“不,我觉得太快了。 但三年或四年也许有希望。”

我最大的投资是给奶奶买了一间公寓。 这是理所应当的。

ZARA LARSSON

如何失败了怎么办?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实现这一切,而且我也很有野心。 但我并不幼稚,我知道事与愿违也是常有的事情。 无论发生什么,我会一直唱下去,而且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生的事业。 只要还有人在我身边支持我,喜欢我的创作,再加上辛勤的耕耘,一切都会好的。”

她走进俱乐部为她安排的更衣室里,补了妆,换上了她和H&M合作系列的大号粉红色连帽衫。 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她正在Facetime上跟妈妈讲话。

“你是要跟全世界为敌吗?”我们无意中听到她的母亲问她关于最近她在推特上引起争议的事情。 随后,我们的对话转到了高中生活,Zara今年夏天就要毕业了。 Zara很酷,并不太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会在推特上与人大打出手的样子,其实她只是想向人表明自己的立场,并且对此毫无畏惧。

Zara和家人关系很紧密,虽然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收入,但却很舍得给家人花钱。

“我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吗?”她问道,“现在我还跟我的父母一起住在斯德哥尔摩,况且这辆大巴也花不了多少钱! 好吧,我经常打车,还喜欢买昂贵的手提包、鞋子和饰品。 如果我看上一件东西很想要,我就会给我妈打电话,让她转钱给我。 她帮我打理钱。 但是,我最大的投资是给奶奶买一间公寓。 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觉得这是一种投资,而不是浪费。 我想在这种方面为我所爱的人花更多的钱。”

走在华盛顿时尚的U Street街区的路上,很明显能感受到Zara Larsson代表着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无论她去哪儿,都会引得行人、车辆纷纷驻足停留,与她进行交谈。

Zara的舞者们回到了大巴上,她们刚刚在华盛顿进行了一天的观光之旅。 他们在白宫、林肯纪念堂与其它名胜古迹都拍了照片。 在美国的一个月当中,Zara并没有机会好好看看并了解一下这个国家。 大巴上的百叶窗基本上都是拉着的,而当她们在一个城市稍作停留时,总会要接受采访、上电视节目或音乐会表演。

“美国就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而我却几乎什么都没看见。 这是我第一次来华盛顿,但连白宫都还没去过。 私底下我想下次来一定要全部都参观一下。”

她和她的舞者们都还不满21岁,所以不能去酒吧或夜店,而且目前她还是以斯德哥尔摩为主,因此,她的朋友圈子里并没有好莱坞明星,也就不能一起开派对了。 但最重要的还是每隔一天都要去一座新城市进行表演。 如果去派对上嗨,那就不能呈现出最佳的表演状态了。

你有粉丝团了吗?
“哈哈,还没呢! 不过,这也没关系。”

现在在谈恋爱吗?
“并没有,单着呢。 或者也可以说,我并没有跟某个人约会。”

你有TINDER(一款社交APP)咯?
“并没有……”

那RAYA呢(所谓的高端版TINDER)?
“才没有嘞! 我是绝不会用那种东西的! 自命不凡,招人嫌。 我很讨厌RAYA背后的想法,就好比说‘嘿,我们代表了前沿时尚和高颜值,不约吗?’谈恋爱并不是我最看重的。 缘分来了就来了,我并不会上赶着去找。”

那跟JUTIN BIEBER的绯闻是怎么回事呢?
“我倒是求之不得呢!”她大笑着说道,“那完全是空穴来风,但如果下次有机会再遇到他的话,我还挺想跟他聊聊的。 我们在一家餐厅里碰上过一次,互相问候了一下,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她接着说道,“名人的神秘光环其实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一旦你跟他们接触过后,你会发现其实他们跟一般人也没啥两样。 真正会让我一直崇拜的人只有Beyoncé。”

Zara和她的舞者们登台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俱乐部的门票被一扫而光,观众们情绪高涨。 观众中有老有少,大家都纷纷跟着台上一同唱起Zara的热门金曲。 我问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过来是看Clean Bandit还是Zara Larsson的?他们激动地回答是后者。

“她是一个真正的明星!”他们说。

Zara的每个动作、每句歌词和音符都堪称完美,而观众们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舞蹈和歌唱起来。 她展现出了自己最好的一面。 尤其是当她以打趣的方式表现最后一首歌时。

“你们猜猜我的失误是什么啊?”她向激动的人群呼喊道。 悬念维持了几秒后,她自己回答道:“没有失误!”

当她表演完2016年的畅销金曲 《Nothing Without You》 、准备换Clean Bandit上场时,观众们还舍不得让她离开。

我的才华总是需要空间来施展的,而且,对此我也充满了信心。

ZARA LARSSON

表演结束后,Zara和Clean Bandit一起去客串了一把嘉宾,然后就回到了她的大巴上。 已经快半夜了,而接下来又得开6小时的车去纽约,早上8点,她得上一档新闻秀表演。 临睡前,Zara跟舞者一起嬉笑玩耍,一会儿说个笑话、一会儿模仿别人、一会儿又用夸张的方式表演回答问题式的反应。

你很自信嘛。
“是啊,我从来都是这样。 我的才华总是需要空间来施展的,而且,对此我也充满了信心,我很擅长表演。 我一直都很喜欢唱歌,而且唱歌能让我快乐。 这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的。”她在大巴旁边挥手边说。

你什么时候会不自信呢?

她停顿了一下,想了一会儿。

“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因为我很不习惯那样的场合。 不过在发布新作品的时候我会格外紧张——我总是不能确定人们是否会喜欢或愿意听,这其实很恐怖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其实这也无所谓,因为对于我的作品我感到很自豪,而且这也正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欢的事情。”

你正在实现自己的梦想吗?
“那还用说嘛!”

洗完脸、刷完牙,Zara道了晚安,关上了自己大巴卧室的门。

Zara Larsson >< H&M系列将于5月18日在部分门店上架。